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电子元器件

可控硅,场效应管,肖特基二极管,IC集成电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产与销售:电子元件、半导体器件、电子产品的设计与开发、居家用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用工荒”已从沿海向内地蔓延  

2012-02-11 13:19:24|  分类: 时事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企业因招工难用机器代替工人,“用工荒”已从沿海向内地蔓延
2012年02月10日00:00 华西都市报

  现在车工的工作就是管理两台机器。
  飞锐照明公司生产线上看起来空空荡荡,因为机器代替了大批工人。

  ●从打工仔到电器厂老板
  ●从用工荒到高利润
  ●从国内迈向澳大利亚、韩国、以色列………


  又逢开春,又到招工旺季,又见“招工难”(用工荒)。和往年不同的是,除了东南沿海高呼招工难以外,缺工,已从东部沿海蔓延到中西部那些曾经的劳务输出大省。那么,招工究竟有多难?工人到底去了哪里?华西都市报记者先后走访四川成都、广东深圳和东莞、福建福州、上海进行了实地调查,为此编发这组稿件。在东莞开厂的金堂商会副会长王代树说得好,用工荒给了珠三角一个机会,也给了中国一个机会,这个机会就是:是时候结束靠人口红利维持利润的时候了,产业转型和升级短期看是痛苦的,但长期看是必须的,这也算是启示吧。
  “你看我这个机器,它开机一个月,等于一个工人干一年”。杨东升指着一台自动贴片机说,以前要做一块小电路板,两条生产线上全是工人,但现在,只要一台机器就搞定了。
  杨东升,四川南充人。在深圳工业大区龙岗区开办了一家照明装备企业。产品远销澳大利亚、韩国、以色列等国家和地区,甚至连韩国军警都有购买他的产品。全厂年产值近亿元,但厂里只有60多名工人。
  从2000年到深圳打工的杨东升见识过“人工机器”的鼎盛时刻,经历了创业时期因为民工荒而产生的煎熬,而随着民工荒和用人成本的进一步加剧,杨东升最终带领他的企业迈出了一条转型之路。
  “都是被逼的,企业只能转型,只有朝着高新技术和专利技术的正确方向行进,才能在整个产业升级的大环境中生存下来”。杨东升说。

  A 深圳篇
  一台机器顶300人产品 打通多国市场
  1995年,杨东升从四川新都一所职校毕业,因为学的无线电专业,就做起了电视维修工作。2000年,他进了深圳一家大型电子厂。
  2006年,杨东升离开东家,自己开厂生产“手电筒”,并将公司命名为飞锐。“这个产品看起来很简单,但里面包含了很多内容,远非外界所能了解到的”。
  大企业倒下了月薪2870元也难招人
  “老东家那时很厉害,最多的时候有6条生产线,一千多人”。杨东升回忆说,那时属于“找工难”时期,他凭借自己的无线电技术,很快成了一名主管,“那时候企业比大小就看谁的人多,人多就意味着生意好,利润大,但现在不行了”。
  数据显示,2008年之前,全国范围就业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是130人,而当时的东莞和深圳则超过了4000人,但随着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到来,珠三角“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企业倒闭的消息”。杨东升说,更要命的是,人力成本开始不断推高,广东各地开始出台最低工资标准,企业压力陡增,用工荒开始蔓延。
  2011年,全国有24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,平均增幅达22%。而务工易WAP调查的数据显示,目前整个农民工务工行业平均工资是2870元(算上加班工资),这个工资水平与期望的工资还有巨大差距,他们希望平均加薪852元。深圳已将最低工资上调至1500元,全国最高,但跟上述调查结果仍有相当差距。不过,在杨东升看来,结合到深圳当地消费水平来看,招人始终受到很大影响,企业生存压力巨大。
  “其间,老东家倒闭了。当时老东家在深圳地区算是一家大企业,但就是因为工人问题倒下了,工人薪酬高涨,抬升企业成本,给出薪酬太低,无人肯来。老东家就是在左右徘徊中失去了机会,走进了死胡同”。
  在整个龙岗区,不只老东家,很多企业都因为这个问题而倒闭。
  从去年开始,政府开始加大对产业升级的引导,仅深圳,到2015年全市淘汰低端企业就将达15000家。

  小企业盘活了多亏启用机器代替工人
  为了避免企业倒闭,杨东升做出一个决定:启用机器。“当时厂里有几百人,效益还可以,而且一台普通的机器都要40万左右,要说一下拿出几千万买机器对我们这样的小厂来说,确实是非常困
  难的”。杨东升说,“但自己实在是憋不住了,在招工难题的倒逼下,2009年买了第一台机器”。
  买了第一台机器后,杨东升就撤了一条生产线的工人。“这台机器就可以把整条生产线的工作全包了”。
  随着工厂效益的慢慢积累,杨东升逐渐购置更多的机器。如今从原料加工到产品打磨,再到电路板制作,工厂里已经建起了一条完整的机器生产链。
  “现在整个厂里加上做销售的总共就60多人,留下的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看机器,有十几个人是负责手工打孔、拼装之类的简单工作”。在一间车间里,记者看到一名工人看守两台机器,将原料放进开机后,机器就可以自行加工。杨东升说,这些机器就代替了以前的工资最高的车工。
  杨东升算了一笔账,一般加工一块电路板需要30人左右的一个工作组,一年一个工作组的工资为54万左右,而买一台机器的成本是40万,效率却是这个工作组的10余倍。
  杨东升说,单是用机器替代员工这一块,每年就可为公司省下几百万。“如果不是我主动裁员替换为机器,今天可能面临更严峻的局面”。
  看到杨东升厂子的变化,几个朋友也开始使用机器,纷纷开始腾笼换鸟。

  三级跳告别贴牌,产品畅销多个国家
  “公司最开始是给飞利浦这样的大企业代工的,吃得饱不饱全看人家脸色,这样的日子不好过”。杨东升说,在龙岗区大部分所谓的高新企业都是给大厂家做贴牌,“大头利润都在人家肚子里”。
  杨东升曾问自己,有技术,有实力,为什么不能自己干?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,杨东升对公司的商标等一列标志进行了重点设计,重金挖来研发人员,打造自己的核心产品,企业开始再次升级。
  目前,杨东升的产品已经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,澳大利亚、韩国、以色列、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有飞锐商品的身影。
  以一款潜水灯为例,可以在水中下潜200米,而且光度好、耐用,像韩国等不少国家的水警和蛙人部队都在使用。
  杨东升说:“截至今年,公司已经有百余项专利发明,这些就是核心技术,才是最珍贵的资产”。
  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不少山寨他们公司产品的商品,“目前我们正在搜集证据,今年可能会有几场关于知识产权的诉讼案。但山寨商品的出现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公司受到了市场的认可”。

  B 东莞篇
  一个鞋老板的阵痛撤离东莞一年成本省了几百万
  与深圳为邻的东莞一家鞋企老板李建明说,每年招人就像是打仗一样,但每仗下来都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,而战果甚少。
  考虑到用工荒和用人成本,李建明把东莞的厂子全部迁走。
  “一家鞋厂搬到云浮,一家厂子搬到河南”。李建明说,在粤西云浮县,除了运输成本较贵外,其他成本都有下降,还可雇佣当地劳动力,一年可节省几百万元。
  李建明说,他去河南的条件也非常优惠,地租只是“象征性”出一点,“更主要的是河南劳动力丰富,目前在东莞普工只比河南高300~500元,对于鞋厂企业非常有吸引力”。
  而据杨东升了解,此前在同一个工业区的多家鞋厂、纺织品厂都陆续搬走了,“到江西、福建、河南的都有,无非看重当地招商优惠多,劳动力丰富”。
  而随着大量企业的内迁和内地经济的迅猛发展,原本如河南、四川等劳动力输出地也出现了用工荒。
  全国人大代表、有“农民工司令”之称的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公司董事长张全收说,目前用工紧张是全国性的,已经不再局限于沿海某地或者中部某区。
  张全收说,现在广东地区在进行经济和产业升级,内陆地区的用工环境和广东20年前的形势很像,所以他决定将全顺人力资源公司的总部搬到河南老家。

  声音
  用工荒给了珠三角一个机会,也给了中国一个机会,这个机会就是:是时候结束靠人口红利维持利润的时候了,产业转型和升级短期看是痛苦的,但长期看是趋势所在。
  企业转型后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产品附加值的大幅提高。减少对人的依赖以及成本的可控。
  ——东莞开厂的金堂商会副会长王代树  (华西都市报)


沿海“高薪”抢人,内陆“温情”留人
华西都市报记者 阮长安、陆阳阳 上海、福州报道

  “人”到底在哪? 春节休假期延长民工返城高峰晚于往年
  每年年后都要招人,但今年绝大多数福州企业碰到的首要问题是,已过了元宵节,农民工依然没有出现返程高峰。
  2月1日下午,在福州火车站驻守的福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林翔说,往年这个时候,他们一天要送出上万份“春风卡”,而当天才送出了几千份,“出站旅客明显没有往年多”。
  福州市人社局副局长高远忠说,近两年,已经出现外来务工者春节休假延长、推迟返城的新趋势。

  工人还在路上找工不难大都处于观望
  调查发现,目前农民工观望现象较为突出。套一句话说,“工人还在路上”,这促使东部、
  西部都出现暂时性缺工现象。福州市人社局副局长高远忠说,农民工工作相对好找,他们心里有谱了,不少人选择元宵后才不慌不忙地返城。
  2月2日上午,四川绵阳安县永安镇的黄勇顺走进福州市“春风行动”公益招聘会的大厅,在每个摊位前走走停停,推掉了几个上前询问的招工人员后离开大厅,边走边给老乡打电话:“不着急哈,这边工作好找,你们安心耍”。
  四川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劳务处处长郭林也指出,现在的务工人员对工作的要求增高,造成不少人总是持观望态度,找工作周期过长。

  新增劳动力减少劳动力供给增幅下降明显
  据了解,我省劳动力绝对数量虽然仍在增加,但新增劳动力正在逐年减少。统计资料显示,
  四川农村劳动力目前有3800万人,近几年转移输出维持在2200万人左右,劳务输出水平已属于高位运行。农村存量劳动力中,能够转移和输出的已经很少了。而近年来,四川每年新增农村劳动力仅为50万至60万之间,虽然劳动力供给总体呈增长之势,但增幅下降已经很明显。
  四川省社科院认为,2011年以后四川省新增劳动力将出现逐年递减的趋势,年均递减速度为4.5%。
  农村人力紧缺劳动力外部流动潜力减少
  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表示,农村劳动力资源外部流动潜力已经比较少了,尤其是劳务输出历史比较久、量比较大的区域,“缺人”现象较为突出,农村几乎没有青壮年劳动力,进一步挖掘潜力也比较小。

  怎么去“抢”人?东南沿海要去外地抢
  2月2日上午,福州市劳动就业管理中心举办重点外资、台资企业专场招聘会。这些企业开出的工资普遍在2500元以上,提供的岗位有1万多个,但整个上午,大厅的人流量不到3000人次。
  从1月30日到2月2日,福州组织数百家企业赴湖南吉首、江西景德镇、福建宁德、江西九江、云南昆明、甘肃定西、贵州黔南等8省11地,开展省内外现场招聘会“抢人”。

  内陆省市劝农民工回流
  作为传统人口大省,四川今年节后用工形势不容乐观。成都双流县就业局仁宝纬创招工负责人郭小姐说,双流县今年用工需求陡增30万,比过去正常量多一倍多,“以前双流县是劳务输出地区,现在反过来,成输入大户了”。
  为缓解节后用工荒,成都市及各区县政府已派人到省内眉山、省外云南、贵州省等地招人,同时在浙江、广东等地开展农民工“回归工程”,说服部分农民工返川工作。
  全国第一个成建制的劳务输出县成都市金堂县,今年继续开展“关爱农民工系列活动”,派出工作组前往广东东莞挖人;每天都派人蹲守在县汽车站,动员准备外出的农民工留在当地就业。

  四川契机 大企业落户成都留乡人数比去年增加3万多
  随着东南沿海制造业向中西部梯度转移,各类产业内迁力度加大,如今的中西部已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阵地。
  就四川而言,到今年1月份,世界500强企业中,已有207家在成都落户,这为成都带来强劲的用工需求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些企业开出的工资价位,与沿海城市已经没多少差别。
  绵阳三台县劳动部门预计,今年输出农村劳动力近52万人,但是省外务工人数比去年略降,留在家乡就业创业人数比去年增加了3万多人。
  成都某劳务公司负责人何跃表示,“成都几个大公司找我招人,有至少2万的缺口”。他说,“首先要满足省内的招工”。

2012-02-11 我的推荐 单击查看
相关日志  热销产品  可控硅元件  IC-集成电路  阿里巴巴诚信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