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电子元器件

可控硅,场效应管,肖特基二极管,IC集成电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产与销售:电子元件、半导体器件、电子产品的设计与开发、居家用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运众生相:男子未买到票嚎啕大哭  

2011-01-21 14:10:16|  分类: 杂谈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运众生相:男子未买到票嚎啕大哭

  “办好奥运不难,办好亚运不难,办好春运,难!”
  昨日,2011年春运第一天,《人民日报》一篇署名文章的第一句话,直接引用了网上流传的这句话。
  就在这一天,北京西站,一位连续5天凌晨4时来排队却最终没能买到票的男子,愤怒地大骂了一句后嚎啕大哭。
  还是这一天,上海一位年轻白领,在坚持不懈地拨打了一小时的铁路订票电话后,还是没能订到铁路部门号称运力有富余的前往徐州的车票。
  事实上,已经有很多人挡不住家的召唤,赶在春运之前就已经上路了。
  1月11日,开往成都的K696列车离开上海站时,硬座车厢里挤满了人。“老乡,今年人太多了嘛,怎么卖了这么多站票。”车厢过道内,一位站了6个多小时的乘客操着川语询问列车员,满脸微笑。
  列车员留着一个寸头,东瞅一眼,西看一下,回过头来回答:“哪个说人多,我跟你讲,人最多的时候你连站的地方都没得,有一年春运,苏州站一下上来300多人,把整个车厢都挤爆了。” 车厢里一阵笑声。
  这就是现在中国春运的一幕,当身体被禁锢在冰冷的铁皮盒子中,那些返乡的候鸟们,却在并不舒适的环境中,用吃苦耐劳的传统和毅力,与亲友或同行者快乐地倒数回家的分分秒秒,憧憬着回到家后的温暖。
  在沿海和内地发展不平稳的背景下,每年春节前后,数以亿计的人们从中国东部到西部,再从西部到东部,如荡秋千般来来去去。今年,春运客流量将创纪录地达到28.5亿人次,再一次刷新世界纪录,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类迁徙。

  一
  我们似乎总能给世界带去震撼和惊讶:从用世界7%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2%的人口,到连续10多年的GDP高速增长;从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二,到奥运、世博的精彩和无与伦比;甚至在美国虚构的好莱坞电影《2012》中,最后承载起拯救世界重任的,都是你和我。
  但是,在这样一个盛世繁华的和谐年代,自信心不断增长壮大的国人,却每每在春节前后体会着压抑,体会着被春运挫败的失落感。2008年,南方的一场大雪将庞大的铁路网摧残得支离破碎,数十万人滞留在广州火车站,还有更多人滞留在南方各地。
  那个时候,我们才发现,春运从来不只单纯是一次迁徙或旅途,春运承载着太多,甚至能牵挂整个民族的心灵。
  2011年1月11日的K696次列车上,40来岁的陈华盘腿坐在过道上,仰望着周围拥挤的人群,念叨起儿子的故事。为了给儿子买套城郊的房子,陈华在上海辛苦打工三年,每年春节回趟家,陈华说自己才能明白“为哪样这么辛苦”。
  站在旁边的青年杨永辉也喜欢聊聊家乡,他说家乡有一个长得像张娜拉一般的俊俏女友,“脸有点胖,肉肉的,相当可爱”。女友将来也打算到上海打工,未来,杨永辉在火车上再也不会感到孤单,再也不会感到寒冷。
  还有一直蹲坐在厕所口的王武强,他的三个孩子都留守在西昌老家,为了一小家人过得美美满满,他每天在工地里起早贪黑,将一块块建筑材料拼凑成宽敞明亮的楼房。每年春节回去,王武强都觉得“小孩长得实在快,一年一个样,大的娃娃还特别野,说话都不听”。
  ……
  这样的故事和人物不胜枚举,在春运车厢的每一个角落,你都能听到这样的乡音乡话,这样的故事家事。
  春运是什么?其实很简单,陈华也好,杨永辉也好,王武强也好,他们只是想在离别一年后,回到可能早已不再熟悉的故乡,和渐渐老去的亲人们吃上一顿亲手包的饺子,一起蜗居在温暖的老屋看看春节联欢晚会,甚至给孩子们一笔数额很小的压岁钱,让孩子不至于忘记了自己。
  遗憾的是,每年的春运前后,我们总是难以顺利去畅想这样的画面,因为总有人买不到那张承载一家人期盼的火车票。因此,每到这个时候,我们总是体会着挫败,一次又一次,一年又一年。

  二
  我们当然想问,一个能承办起精彩、无与伦比奥运会和世博会的民族,为何每年都要在春运面前,挫败而忧伤?
  春运难,根子在运力不足,又突出表现为买火车票难。
  买火车票回家,性价比最高,千军万马都奔着这条“独木桥”而来,能不难吗?
  供需失衡,一直是中国铁路的痛。截至去年底,中国铁路营业里程达9.1万公里。但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曾多次表示,16万公里的铁路总里程才有可能满足春运的需求。
  所有人都在着急这个供需缺口,2009年春运前,胡**总书记就春运“买票难”问题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铁道部开动脑筋,研究采取若干便民、利民措施,并公布于众,以化解矛盾,确保春运任务顺利完成。
  过去10年里,国家对公路、铁路、民航、水运进行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建设,投资额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。目前我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跃居世界第二,高速铁路通车里程跃居世界第一,民航运输总周转量跃居世界第二。今年春运,全国铁路计划日均开行列车2265.5对,同比增加293对;运送旅客能力达到620万人次,增加69万人次。
  但是,每当我们热切期待着来年的春运不再紧张,农民工兄弟都能顺利回家时,却总要无奈地面对“再等等,再等等”的解释,而这样孱弱的解释也总是挫败着我们的内心。
  铁道部官员尽快解决“买票难”承诺的兑现日期则一拖再拖。
  2011年1月16日,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称,解决“买票难”,可能要到“十二五”末期,也就是2015年,届时“春运一票难求的情况将从根本上改观”。
  但财新网记者发现,网友对此并不买账。一些人搜集历年报道后发现,2007年2月1日,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就称:“到2010年,发达的铁路网将初具规模,那时,一票难求的问题会得到解决。”
  一年后的2008年1月25日,王勇平开始改口,称“在三五年后,我国铁路客运专线网将初步形成,部分干线拥挤状况将成历史”。
  到了2009年10月7日,王勇平再度改口,更谨慎地说:“2012年我国铁路运输能力紧张状况会初步缓解”,一票难求将有较大改观。
  到底什么原因造成解决“买票难”的承诺一再改变?修高铁、打击黄牛、实名售票、限制购票数量,到底有多大用?2011年铁道部新的承诺能否如期兑现?还有没有进一步努力的空间?

  三
  我们怀念起人民铁路在建国初期的气宇轩昂。成立于1949年1月的新中国铁路,曾在首任部长滕代远的领导下,喊出“解放军打到哪里,铁路就修到哪里”的气壮宣言,雄赳赳气昂昂地在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上,修筑了一条条人民的铁路。
  我们期待今天的铁路也有这样的气魄和胸怀,哪怕面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迁徙,哪怕面前是巨大的供需矛盾。
  我们举全国之力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,也许,在春运的难题上,全国人民的给力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  近年来,当一条条高速铁路竣工通车时,越来越多的声音宣泄出来,人们询问是否应该将更多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集中到最需要的普通铁路上,而不是建设成本数倍于普通铁路的高速铁路?当高铁空旷的车厢和塞满乘客的普通列车照片一齐被镜头记录下来,这样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响亮。
 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认为,铁路作为大众化交通工具,应主要服务于大多数中低收入旅客,首先铁路运输应满足大多数人的最基本出行需求,这是由中国的基本国情和铁路运输的经济技术属性所决定的。铁路发展只有据此定位,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火车票“一票难求”和票贩子众多等问题。
  赵坚还认为,铁路上的巨额投入并没有缓解运力匮乏,反而因为票价提得过高,丧失了客运竞争力。具体例证就是,京津高铁运行一年亏损约8亿元;目前,武广高铁实际运力只有设计运力的约四分之一。
  也许这样的质疑需要更多的声音和时间,才能有所结果。但是,这些质疑确实是全国民众为春运揪心的表现。有良知的人都在关心那些不曾相识的人,关心他们是否能顺利回家,是否在来年还回到我们的城市。
  2009年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年度人物评选,来自深圳一个普通车间的农民工姐妹们,站在外国记者的镜头前,羞涩地抬起头,微微一笑。《时代》周刊评价称,中国经济顺利实现“保八”,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,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,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。
  是啊。所以为什么当每年春节就要到来时,我们为那些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担心,担心他们没法回家吃上一口饺子。为什么当每年春节过去以后,我们为那些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担心,担心他们不再回到这个城市,继续和我们一起走向明天的美好生活。
  辛苦了一年,我们都想送他们回家,送他们好好回家,让他们和分别一年或数年的亲人好好过个温暖的春节。相信这样一个愿望,在当下的中国,在举国之力中,很快能实现。

2011-01-21 我的推荐 单击查看
相关日志  热销产品  可控硅元件  IC-集成电路  阿里巴巴诚信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